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文化> 文化> 头条新闻

“持证上岗”两年多 街头艺人过得还好吗?

“持证上岗”两年多 街头艺人过得还好吗?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街头画家吴忠文在市民中心广场为游客作画。昨天下午,秦朝乐队在市民中心广场演出吸引了许多人驻足围观。深圳街头演艺联盟工作人员龙晓丽表示,“市民中心广场是市民的广场,它是开放和多元的,需要街头艺人的表演来活跃市民的娱乐方式。

 

昨天下午天气酷热,不少路人打着遮阳伞驻足观看街头艺人演出。

街头画家吴忠文在市民中心广场为游客作画。

昨天下午,秦朝乐队在市民中心广场演出吸引了许多人驻足围观。

昨天下午4时许,33℃的高温还未退去,风依然很热。市民中心广场上,街头艺人们或作画,或书法,或唱歌,或演奏乐器,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各种表演摊位前徘徊,时而驻足围观,即使日头猛烈也移不开他们好奇的目光。8月13日,由深圳出版发行集团主办的公益文化活动:第二届深圳原创之声第三场“街头艺人热浪”论坛在市民中心广场的中心书城举行。

街头唱歌5年

你的掌声就是他的动力

“再苦再难,再痛再累,勇敢面对做你自己,相信自己能超越自己,继续努力地做你自己……”秦朝乐队的主唱韦飞虎不仅这么唱,他也是这么做的。自小家里条件不允许学音乐,但凭着对音乐的热爱,韦飞虎开始创作歌曲,并走上了深圳街头,与秦维革等三人在2013年组成秦朝乐队,成为街头艺人,每天表演10个小时,一唱就是5年。

“我的座右铭就是‘人生苦短,开心为上’。我们来到书城,没有身份,就是靠艺术和大家互动。”昨日,在“街头艺人热浪”论坛现场,5位深圳街头艺人代表登上深圳原创之声的舞台,与观众分享他们的街头演艺生活,并现场演绎了自己最拿手的表演,引来观众阵阵掌声。活动现场,秦维革向观众分享作为街头艺人多年的感受。

秦维革透露,累了的时候就会想想观众的掌声、欢呼和上前打赏的每一瞬间,这是他们表演10个小时过程中最为幸福的时候,“所有的辛苦一下全部没了”。

韦飞虎也深有同感。他坦言,观众的关注和掌声让他备受感动,这也是乐队坚持多年的动力源。在深圳对街头艺人的规范管理下,身为一名“持证上岗”的艺人感到幸运和幸福。

前脚参加完“深圳原创之声”活动,秦维革和韦飞虎后脚就到了市民中心广场,顶着烈日与同伴一起演出。没过几分钟,他们的上衣就已被汗水浸湿。而驻足聆听他们演唱的观众也逐渐增多,围拢了一圈又一圈。就如深圳原创之声活动的主持人、文化学者邓康延所言,“一个城市最伟大的力量在民间。只要有宽松的环境,各行各业都可以出现顶而尖的人物和故事。”

从“无业游民”到“老师”

深圳市民中心广场出现第一批街头艺人,还是2009年的事情,在最高峰时街头艺人达到上百人(组)。街头画家吴忠文当初来到市民中心广场时,还只有三四位画画的艺人。但到2015年时,画画的街头艺人已多达40位(家)。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吴忠文只能来得更早,回得更晚,把价格定低一点。

路人是街头艺人的主要客源。但在吴忠文看来,路人往往会把街头艺人的身份看得很轻,“路人感觉我们像无业游民,和乞讨的差不多。”

人多则易乱,随着市民中心广场的街头艺人越来越多,艺人间的冲突也就变得不可避免。靠近马路,人流量大的场地,成了艺人们的必争之地。场地一般是先到先得,为了抢到一块好场地,艺人们早上四五点就会起床。吴忠文直言,夏天的时候,晚上就直接在摊位睡觉,免得第二天被其他人占据。“艺人们一边谴责霸占场地的行为,一边迫于生活压力,加入其中。但大家都知道,这没办法。”吴忠文说,为了争到一块场地,艺人之间的争吵不和也时有发生。

“持证上岗”后,艺人们发现生活有了明显不同,市民中心广场成了深圳一张新名片,很多观众也慕名而来。“观众对我们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有时候甚至会尊称我们为老师,而不是街头流浪者。”吴忠文感慨,社会地位的提升,使得艺人们对自身职业的认同感与荣辱感不断增强。让他更为开心的是,市政府组织的文化活动、企业举办的年会、街头联盟表演等活动都会向他们发出邀请,收入也因此多了起来。

“以前艺人间是冤家的关系,现在大家像一家人一样。”吴忠文说,街头艺人不再抢占地盘,他们的关系也逐渐好了起来。

街头艺人与执法部门

和谐共处

在“持证上岗”前,市民中心广场是什么样的?福田区莲花街道执法队综合室主任曹志亮举例了四点:噪音扰民,违规占道,抢地盘,乱扔垃圾。一年下来,莲花街道办往往能接到20多宗噪音扰民的投诉。作为突然出现的新事物,莲花街道办执法队曾有一段时间也不清楚该把街头艺人作为城市问题还是作为文化范畴来管理,“毕竟那里有不少打着艺术幌子在乞讨或卖东西的人。”最终,执法队还是把它当做城市问题来管理。

在市民中心广场拉二胡的邓奇奇回忆称,以前艺人们与城管的关系不算融洽,时而会因为演出的事情闹矛盾。曹志亮也坦言,由于街头艺人缺少注册,流动性大,不好管理,“我们其实和他们说了很多次不要违规占道,晚上不要扰民,但是他们却很少去听。”

曾在深圳音乐厅工作了10多年的徐霞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刚开始看到市民中心有街头艺术家,我很高兴,但后来一段时间,我看到有人打架,还有很多乞丐,有一段时间那里乱七八糟,感觉特别痛心。”但不知哪天开始,她突然发现管理有序起来,画画归画画,唱歌归唱歌,井然有序。

城管与艺人们的关系在2014年迎来了转机。那一年,福田区演艺协会发起建立“深圳街头演艺联盟”,700多位街头艺人入会。2015年6月23日,市民中心广场街头艺人证发下。7月1日,街头艺人正式“持证上岗”。莲花街道办对艺人们实行“划定区域,固定位置,抽签派号,核准入场,规定时间,持证上岗”的管理模式。

深圳街头演艺联盟工作人员龙晓丽表示,“市民中心广场是市民的广场,它是开放和多元的,需要街头艺人的表演来活跃市民的娱乐方式。多方讨论后,就有了这个‘持证上岗’。”

“在没有完全的自由也不会管得更死的情况下,让他们能够在深圳市民中心广场这块地方把自己的音乐,把自己的艺术,传递给大家。”福田区街头演艺联盟会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街头艺人跟专业演出有一定区别,在这种区别下,街头艺人在城市的存在,体现了一个城市的包容性。

记者了解到,在2015年下发68张“街头艺人证”后,每一年都会按照规定下发“街头艺人证”。经过将近3年时间的规范化服务,街头艺人的表演已经成为深圳市公共文化名片。

有了“上岗证”,街头艺人终于可以安心地坐在市民中心的广场上演出。市民中心广场秩序的管理得到了改善。而如何完善这一“持证上岗”制度,为艺人们创造更好的环境,成为执法队接下来工作的重点。(记者 陈雯莉 陈杏花 实习生 苏国锐/文、图)

[责任编辑:许可馨]